第六时限 > 升学资讯 > 教育访谈 > 正文

蔚蓝对话华中师范大学日语系主任、副院长李俄宪教授

来源:第六时限
日期:2021-04-19 16:29:06
浏览次数:83

在中国的日语教育界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把日语教育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把最好的时光都献给了日语教育,一心扑在日语科研和教学最前线,用他们的专注和专业为国家灌溉梦想,培养人才。蔚蓝日语教育曾采访过多名这样的日语界领军人物,也在不断学习他们对日语教育的热爱和无私奉献。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日语界领军人物之一,华中师范大学日语系主任、副院长李俄宪教授的访谈。


华中师范大学日语系主任、副院长李俄宪教授

 华中师范大学日语系主任、副院长李俄宪教授


我的“初恋情人”

蔚蓝日本教育:李老师,您是否还记得什么时候曾说过“日语是我发自内心想要学习的第一门外语,是我的‘初恋情人’”这样一句话不?

李副院长:当然记得,“初恋情人”,大概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首先,“初恋”就是第一次发自内心地,一种感觉,或许起初不是特别清晰,但是感觉特别美好,又有点小小地新奇。“情人”就是随着深入接触,渐渐地发现彼此能很好地沟通,在心灵上引起共鸣,直至现在还是对其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依恋情结。总之,是一种永恒地美感。其实现在早就应该改变说法了!我和日语已经不是仅仅是初恋而且已经结婚了,紧紧地和我的人生结合在了一起,日语和日本文学研究,这就是我李俄宪的一切、我的人生。

蔚蓝日本教育:您出生的那个年代说其全民反日应不为过,但是您为何选择了日语专业呢?

李副院长:首先,当时我们看的电影、读的书、选的历史课、听老人讲的故事都是日本的负面印象,恨日本讨厌日本的情绪极重。可当时我就想,当年的日本只有1600万人,只有我们的几十分之一,民族国家的历史只有我们中国的1/5长,他们凭什么就能同时展开中国大陆、美国本土、东南亚的几个惨烈战场?凭什么就欺负中国半个世纪(从甲午战争到1945年二战结束)?难道就是当时先进的武器装备?我想不全是,那样的话美国这方面比他们先进,而且当时日本的原材料50%是从美国进口。一定还有更加深层的东西,比如文化、历史、民族性等等。因此我就想通过学习日语全方位了解日本、研究它,看看他们强大的原因和秘密在哪里?祖先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啊!这是我选择学日语的根本动机,可能跟当时许多同学不一样,他们大多数连看见日本人听见日本话就恶心,近乎本能地。

其次,我从小就对文学,尤其是中国的古典文学感兴趣。然而在后来的求学过程中,接触到了日本文学,就想着有一天自己能不靠汉译本,读懂日文原版,用自己的理解去诠释作家、作品,进而了解日本文化和日本人。此外,在古代,尤其是我国的隋唐时期,日本从各方面向中国学习,包括日本的文字至今都有在使用汉字,我觉得两国之间有不少共通之处。基于以上种种原因,对日语莫名就有一种亲切感。一种感性的“叛逆心理下的好奇”驱使是一个要因,应该说更多的是属于知识范畴,个人的兴趣所在。知识本身确实不应该存在政治倾向,科学是无国界。

蔚蓝日本教育:您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了如此深刻的认知,把日语视为发自内心想要学习的第一门外语?

李副院长:从进入大学,开始接触日本文学开始,自己也逐渐地更加理性地看待日本,从那时始,自己也开始将日语真正视为一种要切实学好的第一门外语。我的老师们都曾接受过十几年日本本土的教育,这些启蒙老师的做事方式、科研态度,甚至价值观都与其他只接受本国教育的老师有所不同。他(她)们谦恭、本分、内敛、礼貌周全,在和这些老师接触的过程中,我本人也或多或少潜移默化地从各方面受其影响,进而后来我所在的大学有了交换教师留学的机会,我毫不犹豫地、有幸选择并实现了赴日留学。

 华中师范大学日语系主任、副院长李俄宪教授

李俄宪教授(右)2007年在东京参加学术活动


蔚蓝日本教育:这些海归日语教师在授课方式、育人方法上与本土成长起来的日语教师相比有着怎样的差别?自己最为欣赏的是哪位老师?

李副院长:当时还没有“海归”这个说法,他们是因为改革开放需要日语教师才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他们大都有个“汉奸”“右派”等等罪名。这些老师在授课方式、育人方法上明显又受到日本的影响。如在日本,教育理念的核心是以学生为中心,并给学生充分自由的时间、空间进行思考和质疑,等等。

记忆中,自己最为欣赏的当属李天昂等几位老师,李天昂先生是最初将日语这个“初恋情人”介绍给自己的授业恩师。现在老人家们大都过世了,不过每位老师都有各自的特点,有其独特的魅力,都值得欣赏。在教学方面,在他们身上充满着对日语的深情,爱日语(尽管日语害了他们做了十几年或几十年的牢),态度和蔼可亲,讲解细致入微,现身说法体现日语特色,一对一互动会话,根据每个学生的特点选择提问和会话内容。课上课下都是日语!还有一位池田朝子先生也给自己留下了最为深刻的印象。池田朝子先生曾经做过日本国会众议员的速记员,对华友好,后到我国外文出版局工作,为人非常认真负责,严肃仔细,不苟言笑。印象最深的是她老人家生病受伤时也不忘给我们上课,有时候我们几个同学抬着她去教室。还有李西岩老师,谦虚谨慎,学问扎实,现在仍然奋斗在日语教学第一线。  

蔚蓝日本教育:自己与这些老师之间又发生过哪些关于日语学习的深情往事?

李副院长:太多了!尤其是李天昂老师,我们跟他散步是最好的学习,所遇所闻全部用日语给我们谈来,在轻松愉快的环境里无意中让我们提高了日语素养,丰富了专业基础知识。课余时间基本上我们都和老师在一起,吃饭喝酒、旅游互访等等。可是现在我们做老师跟学生在一起的时间几乎很少,这是一点要反省的。一朝为师,终身铭记,平时经常通过电话、电邮等问候恩师,只要有空自己就一定去看望他们。去年我去日本讲学,只有一天的自由时间,我抽空去东京近郊的琦玉县小手指市去看望了恩师池田先生,年近八十依然精神矍铄,记忆清晰,师生相对泪眼,感慨万千!就这样她还是注意纠正我的个别语音,堪称一辈子的老师!


对日语文学的热爱

蔚蓝日本教育:1983年您大学毕业后直接留校执教,从事日本文学和东方文学的教研工作。您是对文学有特别的爱才选择文学作为研究方向吗?

李副院长:是的。我觉得文学是个非常美好神奇,极具魅力的世界,全方位地感性和理性完美结合地表现我们的人生。个人觉得,文学的真实性和艺术地再现特色是最具吸引力的两个方面。她所表达的是人类真实的情感,可以跨越国界,是人类共通的东西。真实人性这个文学永恒的主题,决定了文学的永恒魅力。

蔚蓝日本教育:现在很多学生对文学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您认为原因是什么?怎样才能唤起多数人的对文学的热情?

李副院长:最根本的原因可能是政治体制、教育体制、时代环境吧。现在的学生升学压力大,所处的社会环境嘈杂,生活节奏快,缺少沉静下来品味文学的余裕。要唤起多数人的对文学的热情,需改革大学的教育体系和制度,另外教师的引导作用也很大。如果教师都不觉得日本文学有魅力,或者不知道日本文学的魅力在哪里,如何去阅读文本,又怎么去教育学生理解日本文学呢?所以我在高年级开设“日本文学讲读”课程和“日本文学演习”课程,前者教学生如何阅读文本,后者让学生自己实践解读文本,这些年效果很好!

蔚蓝日本教育:您一直坚持为日语系本科生上课,必定会占用您科研的时间,您是如何平衡科研和教学呢?

李副院长:的确会牵涉到很多精力。但是我认为心态还是最重要的。对我个人而言,研究本身是我的兴趣所在,而教书育人也是件很快乐的事情,所以即使是很忙,我也觉得有意义,很愿意去做。老实说,我的很多研究课题和论文题目都是在给本科生讲课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完全是意外的收获,往往是我讲着课讲着课,停下来告诉同学们等等我,先把刚才的论文题目或者研究课题名记下来,以防忘记,同学们就笑我痴!因为你要把一个文学现象,作家,作品解释和推荐给同学们,你就得讲出你的有相当说服力的理由和自己的独特理解,现场的、突发性地、迅速地组织材料,于是很多研究的题目和材料就浮现出来了。

蔚蓝日本教育:您觉得要做到科研和教学的平衡,关键在于什么?与您把教授文学视为一种莫大幸福是不是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

李副院长:关键在于心态。教学可能是物理时间上对科研时间的浪费,但绝不是思维和心里上的浪费,就像刚才说的,教学过程其实是对自己研究思路的一个突然刺激,会激活很多科研思路!既教书育人,又促进科研,何乐而不为呢!这与自己把教授文学视为一种莫大幸福是有内在联系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说自己最想说的话,写自己最想表达的东西,教自己最想教得人,而这一切都因为文学研究而成为了一个整体,一个系统,不幸福才怪呢!

蔚蓝日本教育:从您睡前醒后必看日文原著小说,否则便夜不能寐,日不能精力充沛地工作和生活,可见对日本文学的热爱。您的这种无限热忱竟是从何时而始呢?

李副院长:这种喜爱从大学一接触日本文学,开始学习日语时就有了。日本的文学所表达的思想内容和情感心理都很纤细,比如《源氏物语》中表达的“物哀”,就是对世间万事万物的一种细腻的感情抒发。还有其中所表达的孤独和寂寞,弥散着一种淡淡的忧伤,让人产生共鸣。而这些都是日本文学,乃至世界文学共通之处,因此极具吸引力。此外,日本文学尤其是一些经典作家的作品,看似虽然有些颓废,冲破了道德、伦理的界限,有一些病态甚至变态的情感思想内容,但这些都是人类本性中本来就存在的,最不为人类认知和承认的一面。这对解读人类本身非常有意义。

 华中师范大学日语系主任、副院长李俄宪教授

李俄宪教授(右二)在东京参加活动时的合影


蔚蓝日本教育:因了您对教学工作的热爱,您也收获了学生的心。您被评为外语类最受欢迎教授之一。对此您有什么感想要跟大家分享吗?

李副院长:谈不上什么感想吧。正如您说的,我觉得自己只是在做喜欢的事情,我已经很幸福了。而学生能给予我这种支持和理解,他们能渐渐喜欢上文学尤其是日本我们的近邻国家的文学,我觉得很欣慰,有多收获了一份幸福的感觉。


11年留学却终不留日

蔚蓝日本教育:1993年,您到日本继续专业学习与研究,最初是在哪所大学留学呢?您有在预科学校或语言学校进修语言的经历吗?

李副院长:刚去日本时,先在日本山口县立大学做了一年的交换教员,完成工作后又考入国立山口大学日本文学。我是直接考进大学院,那时候硕士还是大学教师里较高的学历啊!

首先在这些学子身上我看到了他们的好学,看到了希望,很是高兴。其次,就个人感想而言,我觉得出国之前先大致制定一下自己的学习生活计划,然后按照计划脚踏实地努力。我有一句被学生广为流传的针对外语系学生的话:“留学一年间,胜国内三年。”我觉得出国深造是锻炼个人的很好的机会,希望大家能带回很多美好的回忆。

蔚蓝日本教育:您博士后研究是在新潟大学完成,可以说下有哪些著作吗?

李副院长:是的,博士后研究也是在新潟大学完成的。当时主要有日文专著《中岛敦文艺的研究》、《外国文学史新编》等。用日文发表在日本中央学术杂志上的论文有 “李陵和李徵——中岛敦文学的特质问题”,“中岛敦〈古俗〉两篇与《弟子》”等用日文发表的十余篇,用中文发表的有五篇左右,受到日本和国内学术界的关注。

蔚蓝日本教育:您在日本留学长达11年,有资格取得日本国籍,为什么当时没有选择归化或永住日本呢?

李副院长:的确我可以选择归化或永住日本。尤其是恩师还为我找到了可以就职的日本大学。然而最终选择海归之路,其原因有多方面的。主要是虽然我是最终自费留学,但是开始是公费出国留学的,尤其是一直以来对祖国有着很深厚的感情,一心就是希望着能够用日语在中国的大学讲坛上讲授日语和日本文学。当我身处日本,看到这个亚洲经济强国,在经济、科学、管理、教育、社会体系等许多方面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想到的就是我们可以学习日本的先进之处,另外,也可以通过日本便捷地了解到西方的先进科技与文化。通过去伪存真,然后为我所用,这样的文化交流模式事实上从梁启超、严复、鲁迅那个时代就有了。现在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两国来往日益密切,日语作为交流的桥梁也就显得尤为重要。而我愿意为这项事业尽绵薄之力。总之我觉得在国内更能发挥我学过的知识,更能将我在日本受过的学术教育惠及中国的学子。可能有些偏狭,但是我不后悔。

当然,如果选择留日,单纯从个人的研究考虑确实能够有更好的研究日本文学的大环境,但是我在孔子的故乡曲阜生活学习过十年多,中华民族5000年的文化情结的耳熏目濡和爱国心驱使,以及难以割舍的故土情结告诉自己不会选择留日。

蔚蓝日本教育:您觉得长期留日生活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上与之前有哪些变化?

李副院长:开拓眼界,更深入地认识、了解日本这个民族。历练个人,各方面成长。中国的国家认同感和民族认同感更强了。生活习惯、思维方式上我愿意择其善者而从之。毕竟骨子里是中国人,和日本人的性格会有所不同,只是在与日本友人交往时更懂得尊重对方,求同存异。而平时,关于中日友好问题和日本民族的文化取向问题则是自己最为关心的。

蔚蓝日本教育:听说日语专业的学位中最难拿下的就是文学博士了,您当时是怎样拿到这个学位的呢?

李副院长:有这么一种说法。就我个人而言,首先是对文学的极大兴趣,其次是幸遇恩师,再次就是脚踏实地,最后是家人、友人的支持,让我能排除杂念,安安心心做学问。如果说的更实际些,那就是我的中文底子和日语功夫的有机结合。所以,我现在对我的研究生的要求就是,在第一学年用日语做“中国文学史”和“外国文学史”共八本书的至少五十万字的笔记,而且必须用日语。装订成书,在第一年快结束时提交给我。完不成的话,自动申请退学。

 

心属文学,服务社会

蔚蓝日本教育:可不可以这么认为,您教授并研究着的日本文学已然成为您一辈子为之努力和付出的所在了?在您的世界里,还有没有第二个志趣所在?

李副院长:是的。日本文学是自己为之努力的一个方向和一种表现形式。我希望能通过日本文学的研究,让中日之间增进了解。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更了解人类本身。第二个志趣那就是教书育人了。


华中师范大学日语系主任、副院长李俄宪教授

李俄宪教授(中)与蔚蓝老师的合影


蔚蓝日本教育:当您一方面沉醉于文学世界之中,另一方面却要面对学院繁杂的工作。外国语学院如何发展?日语系如何发展?

李副院长:华中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这些年来在国家的政策、各位领导和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还有教师的不懈努力,学生的发奋图强之下有所进步,但还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日语系自2000年9月建立以来已连续11年招生。目前在校本科生、研究生四百余人,教师队伍已基本形成梯队。日语系的各种教学硬件正在建设和充实之中,学科整体教研水平也在稳步提高。在人才培养方面,稳中有进,加强国际化办学的能力增长,实现我校的一体两翼的发展规划,完善国际化培养体系。我们的本科生就业率在华中地区首位,研究生95%在高校日语系就职,博士生百分之百在985大学和211大学就职。

我们准备在教师队伍的人数和素质上,本科生的教学质量与专业规模上再上一个新的台阶,并建立拥有文学、语言、文化和日本教育四个方向的硕士点。在今后我们还将与文学院、经济学院、美术学院等院系打通,加强专业知识的厚度和力度,兼顾学术性和应用性,为学生将来就业广开门路。

蔚蓝日本教育:特别是在日语文化交流、日语人才交流等方面又取得了哪些实践成果?

李副院长:在人才交流方面,我们积极推动了与大阪大学、新潟大学、一桥大学,东京学艺大学、关西大学、创价大学、广岛女学院大学等日本知名学府互换留学生项目,每年40%的本科生可以出国交换留学,硕士生可以90%地交换留学,而博士生可以100%地交换留学,目前直接取得日本国费留学的学生已占总学生数量的5%。每年都有本科生取得湖北省优秀学士论文奖,硕士全国优秀论文二等奖等等,取得良好成效。另外,在近三年全国日语演讲、竞赛等活动中,我系学生也显露出较强的实力。本科生多次获得中华全国日语演讲大赛特等奖,赴日本参加决赛,取得了优异成绩。就目前情况看,我系的发展前景是令人乐观的。

蔚蓝日本教育:个人在教学研究层面都有哪些研究成果?可否就一些重点成果谈一谈其深远影响?

李副院长:学校的研究性课程我有两门,还有课件制作等等多项成果。也是全系共同努力的结果。影响方面,我想最重要的就是,我在我的博士生和硕士生乃至本科生中种下的知识学术的种子,他们总有一天要发芽生根和结果!

蔚蓝日本教育:鉴于您现在从事的教育事业,您又如何解读现在国内日语热?您更希望日语学习者多关注日本的哪些方面呢?

李副院长: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趋势。日语热是正常的,符合中日两国的民意。我个人认为,在世界上的国与国的交流史上,没有任何两个国家像中日一样,共同语言根源,共同的传统价值取向,中日之间的文化认同超过了任何国与国的文化认同。日语热说明中日的贸易往来、民间文化交流繁盛。日本是亚洲经济强国,不可否认,在经济、科学、管理、教育、社会体系等许多方面我们都需要向日本学习。另外,我们也可以通过日本便捷地了解到西方的先进科技与文化。通过去伪存真,然后为我所用,这样的文化交流模式事实上从梁启超,严复,鲁迅那个时代就有了。现在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两国来往日益密切,日语作为交流的桥梁也就显得尤为重要。希望我们的日语学习着能起到文化传播、交流的中坚力量。希望他们能关注日本的文化、文学、经济、科学、管理、教育、社会体系等各方面,增进对日本了解。做到去粗取精,学以致用,世界上没有比日本更好为我们所借鉴的了。

如今,日语的普及已经越来越广泛,大家对于日语的了解不光停留在日语能力考试以及日本留学考试,日语高考也进入大家视线,成为越来越多高中生外语科目的首选。蔚蓝第六时限一批又一批接近满分的高考日语成绩和一年又一年激增的学员人数,也证明了日语越来越受欢迎和重视。

免费试听课程
热点资讯
在线客服
在线评估
电话咨询
微信客服
返回顶部